深查细挖!原来“微一案”的真实背景竟然是这样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1-02 13:32:07
来源:

接触微一案,要从我给微商代工说起。

我是卫生巾的生产企业,14年女神团队找我代加工,出货量从月度50万上升到现在的2000多万,15年5月份,因熟人引荐,深圳安馨姨妈巾找我代工,月度出货从30万上升到1200多万。对于微商,我14年是怀疑的,15年上半年在侧目观察,15年下半年才考虑自己做微商。

我们进入微商经历了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被微巴“坑”了10万。

因为我们很传统,对互联网基本一知半解,早几年没有培育互联网人才,我通过百度搜索,看到很多关于分销的广告,发现微巴和微盟的宣传是最多的,像我这样的互联网小白企业很容易被微巴一些“融资”、“各种大会”、“领导视察”等广告信息蒙蔽,估计微巴在百度投入了巨额的广告费。微巴业务员给我承诺月度有百万销量,一个卖水果的因为用了他们的系统,而获得了数百万的融资;一个卖书的用了他们系统,月度销量达到百万,一个卖袜子的用了他们系统,月度新增粉丝数万。我抱着极高的信任交钱和他们合作了。

我是6月份交钱的,一直拖到10月份才给我上线,其中我一直催他们要加快,但微巴安排对接我的工作人员换了好几批,相互推诿严重,分销平台上线后让我做秒杀和砍价活动,我要求微巴安排营销人员指导,他们一直推诿,说要排档期,直到11月15日,微巴才安排一个95年的小姑娘刘慧(化名)和我对接活动,我安排了侄女和刘慧沟通后才知道,这个小姑娘也是刚毕业的,根本不懂营销,不懂策划。我对微巴彻底绝望了。

     15年12月份刘慧从微巴离职,侄女和刘慧在QQ私下聊起微巴。刘慧眉飞色舞的向侄女详细分享了微巴公司:微巴早期就是2个人做的,他们做过几个项目都失败了,在13年的时候,因为前几个项目都失败,正好没项目可做,发现微信起来了,写了分销代码,开始在淘宝上售卖分销系统,在实践中发现在淘宝上卖的分销系统基本不靠谱,微巴老板找来了李明(化名),李明早期在慧聪网做过地推员,最高做过副经理,因为业绩不达标被慧聪淘汰掉了。李明加入微巴后,建议老板通过百度推广和酒店做会销做市场,向全国大范围的招商,让全国的代理商来卖微巴的分销系统。微巴的变现路径有3个,第一是通过收取代理费和预付款,第二是圈小白型传统企业的入驻费,第三是有一批代理商后直接转手卖公司。服务支持体系、培训体系前期都不考虑,所有的资源和人力都投放到百度推广、酒店会销,地推招商。

微巴的确是抓住了机会,抓住了微信营销爆发的机会,大量的传统企业搜索相关微信营销关键词都会主动找到。由此开启了微巴的扩张时代。

微巴自从卖给了点点客后,微巴就不是原来的微巴了,微巴后来成为了点点客疯狂套取现金流的工具。点点客为什么要收购微巴,很明显就不是善意的。

微巴一直在培育一些为微巴宣传的客户,比如世果汇的老板本身就是微巴的代理商及他们本身在天猫就销量很好,卖书的葫芦兄弟本身就是天猫图书品类前三强,葫芦兄弟的分销成功和微巴根本没有关系,微巴每个月为了维系这些帮宣传的客户,每个月要投入几十万的广告费在这些客户身上。

微巴打造的几个案例基本都是假的。我知道了这些真相,所以不想再在微巴呆下去了。

微巴的起心动念不健康,他们的价值观我并不认同,靠百度推广,拉人站台,公关政府官员来考察,不实实在在的服务客户,不实实在在的研究微商营销,微巴高层几乎都是为了自己圈钱。现在微巴内部乱的很,高层各自为政,经理私下向客户拿回扣。在微巴卖点点客的时候,李明当时并没有股份,和我们一样就是个纯粹的打工的,现在李明私下和同事经常抱怨微巴。

我让我侄女问刘慧,如果找微巴代运营微商,可行性有吗?刘慧直接让我们不要找微巴了,微巴其实本质上就是靠百度推广来卖分销代码的,微巴的基因和团队根本就不懂微商,微巴的所谓的打造的标杆客户都是假的,真正放在台面上是无法立足的。微巴的核心团队压根就没有做过微商,也没有做过真正的互联网营销策划,他们只懂拉政府来站台,砸搜索广告(不仅仅是“度娘”)。

第二阶段:纠结和困惑

基于对互联网转型的迫切需要,我试水了,但结果和过程都很悲惨,其实我也知道微巴靠政府公关,搜索广告起家的公司就是另一个“莆田系”,这些做互联网的擅长利用传统老板不懂互联网的心理,微巴后来成了我的噩梦。

接着我彷徨了2个多月,在16年元宵节后的2天,深圳安馨的炮哥来我公司谈微商代工的事情。在午饭等上菜的间隙,我看到旁边的炮哥一直在微信和微一案的工作人员聊给微商总代做培训的事情,这引起了我对微一案的兴趣,微一案是哪里的公司,做什么的?是做微商培训的吗?

饭后,我送走了炮哥,赶紧在电脑上搜了一下微一案,发现他们的百度百家做的不错,微一案貌似是微巴代理商,他们自己也有独立的分销平台。基于我在微巴的经历,我更多的关注了微一案的负面信息(之前我并不知道负面信息可能是竞争对手写的),我并没有深入去了解微一案。

在随后的2个月,我基本放弃了微商。在16年4月份,我去参加了一场义乌的展会,遇到了一批做袜子、女士内裤、膏药的微商老板。在会场茶歇的间歇,他们在一起聊微商的一些坑,也相互在评价微巴、微一案,引发了我的注意:他们貌似都曾经和我一样被微巴骗过,但在他们口中,微一案似乎是一家奇葩的公司,曾经做过微巴的代理。微一案有自己独立的技术开发团队,有独立的培训团队,有独立的社群运营团队,有独立总代招商体系,有独立的微商引爆团队。微一案在微商界是真正的老司机:韩束,思埠,黄金视力眼贴,小姐妹,女神,棒女郎,小红花,小黑裙,妈米,安馨,樱桃裤,啪啪裤,V塑,姨妈大师,黑老丈,黄皮肤,苗药……背后都有微一案的支持。

这让我对微一案产生的兴趣,义乌会议结束后我转道杭州,因为被微巴坑害的经历,我这次没有贸进,而是先让我助理去微一案公司先考察,我主动问了刘总(做袜子的,和微一案有合作),刘总给了我一个微一案市场部赵经理的号码。我助理给我的反馈:微一案公司的氛围很好,文化很浓厚,晚上11-12点都是灯火通明,是个互联网公司的样子,和之前的微巴不一样。微一案赵经理电话中和我沟通,反复建议我去他们公司实地考察,当面沟通,建议不要相信包装,如果是真想玩微商,真心想做微商,必须先来微一案看看。

第三阶段:全面进入微商

我们和微一案接触后才发现,原来微商不是靠买一套软件就行的;原来微商不是单靠线上分销,线上营销就行的;原来微商是要对产品进行重新定位的;原来微商的机制要重新制定,涉及层级机制,出货机制,门槛机制,平级机制,管理机制等等;原来微商的操盘是分:微电商操盘和微商代理操盘,二种手法完全不一样;原来微商的引流不是做做活动那么简单,涉及电商引流、热点引流、社群引流、低成本引流、派单引流、红包引流、社群裂变、O2O引流……;原来微商的转化核心是要OPP的;原来微商的培训要成体系,微商的培训是微商的保障核心,重要性远高于软件本身……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们现在每月出货量大致在2000万左右,我们现在每月都有4次OPP,线上培训是每周2次。

微巴从来没有和我们讲过这些,难怪刘慧和我侄女说微巴根本不懂营销,根本没有微商的基因。

基于良心和对传统企业主的切身感受,我大致做了这些总结,这也是我本次交流会分享的全部内容,这也是我做微商经历的一些事或者说感触吧,我们微商老板圈子内部交流会,希望大家不要把我发言的内容或录音传出去。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山东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06-2012 鲁东网(山东综合门户网) www.ludong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东网是山东省最大的综合类新闻门户网站,第一时间报道国家重大新闻事件,大量的原创新闻内容,为您提供最新的资讯。
联系 QQ:42353465 526433079 邮箱:42353465@qq.com 欢迎各大媒体的记者来鲁东网供稿,投稿热线:526433079@qq.com
鲁ICP备12016094号